香港赛马会

神茶清水武夷山之大紅袍(下)

2019-03-29 08:46:34 來源: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:□ 蔣 泥

image.png

我們在九龍窠,看到了樹齡達三百多歲的大紅袍母樹,僅僅三棵六株。說是樹,其實是一叢灌木,巴掌大的一塊,立在赤紅色山崖的半腰,離地兩三層樓高,堆土,筑起磚墻圍抱。崖壁橫鑿水槽,山中泉水沿槽緩緩下流,直抵樹根。旁邊懸崖上刻字,對面崖下有茶榭、護欄、石碑,有專人看護。歇腳的不許攀崖,更不許采摘。

每年的四月底五月初,當地人都要在這里搭臺、豎幡、設案,插上香燭,身穿紅黃禮服,供奉水果、美酒、點心,跪祭山神、茶神。這時候是采茶的最佳季。

1994 年武夷山茶葉研究所采制大紅袍母樹上的茶葉,日期就是 5月6 日、10日和 16日。

6日采的是 3、4 號茶樹。上午九點開始,九點四十結束。天晴,“得茶青 3.8市斤,制成茶 8 大兩(含茶梗)”。10 日采 2、6 號樹。上午十點半開始,一小時后結束。天氣陰轉雨,“得茶青 5.2 市斤,制成茶 1.1 市斤(含茶梗)”。16 日采 1、5 號樹,上午十點開始,只用了 25 分鐘采完。天氣陰轉多云,“得茶青 1.2市斤,成茶 3 大兩(含茶梗)”。

制茶的工序基本一致。清崇安(今武夷山市)縣令陸廷燦《續茶經》引述王草堂《茶說》云:“茶采后,以竹筐勻鋪,架于風日中,名曰曬青,俟其青色漸收,然后再加炒焙。陽羨芥片,只蒸不炒,火焙以成,松蘿、龍井皆炒而不焙,故其色純。獨武夷炒焙兼施,烹出之時,半青半紅,青者乃炒色,紅者乃焙色也。茶采而攤,攤而搖,香氣發即炒,過時不及皆不可。即炒即焙,復揀去老葉、枝蒂,使之一色。”

6 號樹的茶青,加工后到次日清晨六點多已經香氣十足。繼續炒青、揉捻、烘焙、走水焙干、攤涼、烘干,至 8 點半,烘焙結束,才做出可以泡用的八兩茶葉。

2005 年 5 月 3 日,大紅袍母樹最后一次采摘,制成的 20 克茶葉,送往國家博物館珍藏后,就不再采摘了,成為母樹茶葉的“絕版”。當年的 20 克武夷山母樹大紅袍,曾拍出 20.8 萬的高價。因其“味甘澤而氣馥郁,去綠茶之苦,乏紅茶之澀,性和不寒,久藏不壞,香久益清,味久益醇,葉緣朱紅,葉底軟亮,具綠葉紅鑲邊之特征,茶湯金黃或橙黃色,清沏艷明。其香氣馥郁,具幽蘭之勝,銳則濃長,清則幽遠,滋味濃而醇厚,鮮滑回甘,有‘味輕醍醐,香薄蘭芷’之感,所謂‘品具巖骨花香之勝’即此意境”。

武夷山 36 峰、99 巖均產茶葉,茶葉買賣盛于明清,當地許多大戶,就靠賣茶發家。而外面的商人舍親離家,不遠萬里,來這里販茶葉,所走的路類似于四川、云南的茶馬古道。

這一支是向北,經漢口、洛陽、太原,出張家口、內蒙古、西伯利亞,直達莫斯科、圣彼得堡。南下是去廈門、廣州,通往歐洲和東南亞各國。

那時候武夷山茶葉受到歐洲皇室和俄羅斯上層的喜愛,喝工夫茶是一大雅好,蔚然成風,幫著那些愛吃大肉的北方人化解多少脂肪與毒素!

我們來到著名的下梅村,山西作家魯順民先生介紹,內蒙古邊境上一度堆滿了駱駝的死尸,就是他們晉商的勞績。晉商帶著茶葉從下梅村出發,長途跋涉上萬里,來到邊關,遇上大兵壓境,駝隊不堪一擊,不少人亡命他鄉。幸運的離家一去十幾、幾十年,賺滿錢袋子,葉落歸根,享受天倫之樂,但那也已物是人非了。林心如主演的電視劇《大祠堂》、韓再芬主演的黃梅戲《徽州往事》,講徽商及其家人離亂,就是演繹這類悲劇。

如果不是來晉商從業的起點下梅村走一走、看一看,我對過去的商人成年累月不能回家,是很難理解和想象的。

在那種沒有路,沒有現代交通,全靠兩條腿、幾匹馬翻越崇山峻嶺的年代,種茶、采茶、制茶、販運、售賣人的艱辛,后人在茶室里聚坐品談時,何嘗知解一二?

我們在朋友介紹的一家公司,看到了成箱成箱的大紅袍,散裝的、袋裝的、箱裝的。其中上品,據說都由品質較優的名樅,如鐵羅漢、白雞冠、水金龜、半天腰、北斗、奇丹,依著“巖骨花香”的原理拼配而成。

武夷巖茶比其他地方的品種都要豐富,多到千百種,像月中桂、素心蘭、佛手、石乳、紫筍、不知春、白牡丹、不見天、金柳條、白瑞香、瓜子金……細分的茶名,和味道,和脾性,和生長地有關。

我們砍不了價,少的買了一千多元,多的也買了三五千元,裝進紙箱、料袋,滿載而歸。

[責任編輯:謝志源]
香港赛马会 日化投资理财平台 股票配资资金 股票配资门户 瑞银网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靠谱认准大牛时代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 华瑞优配 券商佣金排名 炒股票新手入门 股票配资平台排名